傳統風俗 – 佛教

佛教的臨終關懷,應該怎麼做比較好?

家屬應注重病者心靈所需,令其放下執著,導向寧靜和平。病者神智尚清醒時,隨侍者須先以言語安慰,病者還能言語時,則需探問有何遺願或未了心願,助其達成,務使心無牽掛、了無憾恨。病者交代完後事,即毋須重複再問,以免擾其念佛。此時應勸其達觀開解、放下萬緣,莫貪軀殼皮囊,歸向三寶、至誠念佛,往生極樂、永脫輪迴。?

若病者心地善良,可謂之曰:「汝一生行善,必可往生極樂世界」。若病者平生作惡多端,可謂之曰:「此時唯獨阿彌陀佛可救汝、度汝,佛祖的四十八大願,可救度作惡眾生,汝只要誠心懺悔,專志念佛,必可蒙佛接引」

臨終時,人的色身會面臨何種苦痛?

人的色身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假合而成,臨終之際,四大開始分散。地大分散時,臨終者所看到的景象是山崩地裂 (地:堅硬的東西,頭髮、指甲、骨頭…);水大分散時看到遍地洪水(水:人體70%是水分);火大分散時看到遍地猛火在燒(火:體溫);風大分散時看到狂風大作(風:呼吸)。此時的心境有如做惡夢,驚慌惶恐、徬徨無助、六神無主。

臨終時四大分散,身心承受劇烈痛苦,聽得到旁人的安慰嗎?

此時耳根尚可作用,隨侍者所言都清晰可辨。

自殺身亡時,其心理狀態為何?

以唯識學角度來說,自殺多為恐懼、無奈、報復的心態所促成,故安慰無效。死者自殺時,神識極度恐慌,幾近潰散。

明知親人已回天乏術,是否要急救延長其生命呢?

與其讓病危者插滿管子,忍受煎熬,不如幫助他安詳辭世。臨終者雖處昏迷狀態,其意識依然清晰,若以維生系統、復甦器來暫延生命,但肉體疼痛所引起的瞋恨、執著,卻會造成無法安詳往生的遺憾。倘醫師宣告不治,即毋須急救了。?

若能在熟悉的地方斷氣,可助亡者安詳辭世。一般而言,自家住處較令病者感覺安適,若能於家中死亡最為理想;若是不能,也應要求院方撤除監測器,務使不受醫療干擾。

若病者大量出血,如何防止蟲蟻靠近?

因揮趕蚊蠅蟲蟻時,會產生置其於死的惡念,故可於病床四腳放置水盤。

佛教和醫學觀點之間,對死亡的認定有何差異?

醫學上認為心跳、呼吸停止或腦死,即宣告死亡。但佛教則主張,生命終結之初,神識尚未脫離色身,仍有知覺,待全身冷卻神識完全出離,方謂之死亡。

臨終之際,那些人最好不要靠近呢?

臨終之際,身心都承受劇烈的痛楚,若平日執著者靠近,會造成見冤家而心生瞋恚、見至愛而眷戀不捨。故在斷氣後神識未脫離前,過去的一生即於剎那間現前,於此悲苦交集時刻,倘見平生執著的人,勢必會讓亡者遭受莫大衝擊而牽動神識。

斷氣後,遺體可以馬上送冰庫、打防腐劑嗎?

斷氣之初,神識尚未完全脫離,仍可感受痛苦,切勿馬上送冰庫、打防腐劑。倘立即將屍體放入冰庫,會增加亡者痛苦,使其墮入寒冰地獄;甫斷氣即施打防腐劑,恐會屍骨不化,使亡者淪為守屍鬼。

習俗上臨死前須「搬舖」,此舉有何不妥?

斷氣後體溫未冷透,神識尚未完全出離,若稍微碰觸屍體,亡者仍會感到痛苦。因此,身體尚未完全冷透前,應留意亡者臉部、身上,勿使蚊蟲叮咬、停留,更不要隨意試探體溫以揣測亡者投生之處。現場若有大修行者,可用中指指背輕輕試探。?

為方便助念,可於未斷氣前移到大廳或方便助念的地方。?

如遇到特殊情況則不可拘泥,應先搬動再作助念。如:在浴室摔倒,應立即將人抬出;若就診醫院不便助念,亦須將臨終者抬出。

民間習俗上,臨命終後會急於浴身更衣,此舉有何不妥?

人在臨終的時候,色身四大分散,神識未離,就如生龜脫殼,眾苦交煎、痛不堪言。此時,若任意搬動,一動則痛,痛則容易起瞋恨心,神識就隨瞋恨心而墮入惡道。故人在即將斷氣時、斷氣後, 8~12小時內,不可搬動及換衣物。

何時更衣較適合?

民間習俗,常在斷氣後急為亡者更衣,並認為臨終時未更換衣衫,亡者恐無法得到。這個作法有待商榷,並會增加亡者的痛苦。?

基本上,未斷氣前可以預先更衣,讓臨終者有充裕的時間使心寧靜、安詳,隨侍者也可專心助念。 但務必衡量臨終者的現況,絕對不要破壞其正念,造成痛苦、瞋恨。另外,也可以 等到亡者斷氣 8~16小時、全身冰冷後再行更衣。?

若遺體僵硬,可用熱毛巾搭附關節處,讓筋骨軟化再更衣。若有死未瞑目者,亦待全身冷透,以毛巾熱敷雙眼,數分鐘即可合攏。※死不瞑目有二種情形:一種是生病過久、服用藥物太多,或生前是植物人。另一種則是臨終業障現前、痛苦不堪,呈現窮兇極惡之相。

臨終前後,應如何處理病者的身體?

人將命終,身不由主,一動即猶如身受坳折之痛;此時,任其或坐、或臥、側臥、仰臥,均以舒適為宜。若已昏迷而未斷氣,縱有便溺沾身,也不宜為其擦拭、沐浴,以免增加其痛苦。?

病者斷氣後,無論採何種姿勢,均勿移動,任其俯臥、側臥皆無妨。

因病重而插有鼻管、尿管,見病危即可拔除。插管時極為疼痛不適,但拔出時則不致疼痛,可放心拔取,細心並緩緩抽出即可。?

世俗認為亡者手足不直,來生會變成折肱跛足的人。此乃謬誤不足採信。許多修行有得者,多吉祥臥而逝,或坐化立亡。

臨終之際,意識尚未昏昧時,有何忌諱?

一忌家屬與病者愛語,以世情牽纏,徒增恩愛悲傷。二忌臨床揮淚,未死先哭、喧嘩吵嚷、擾亂正念,令病者心生悲戀、執著。三忌淚水滴在亡者身上,會觸動亡者之情執,使其不忍離去。

何謂『助念』?

助念就是一般所謂的臨終關懷,即是幫助臨終的人提起正念。因為人在臨終時,心中會感到煩惱、恐怖,做不了主,此時需憑藉蓮友念佛之力,來幫助臨終者、命終 49日內的亡者,提起念佛之正念,使亡者能與佛菩薩的願力相感應,而順利往生佛國淨土。?

大修行人,難行能行、難捨能捨,福慧具足,剎那即能往生淨土,無人助念亦無妨。但一般人臨終時,色身四大分離,心裡又因生離死別而為情慾名利所牽纏、放不下,致使身心受到極大的痛苦。一般人善惡參半,念佛修持功夫不夠深厚,淨業薰習力量不夠強大,若能藉有緣善人臨終助念而提起念佛的正念,具足信、願、行,亦能蒙佛接引往生極樂淨土。

助念的時間要多久呢?

病者氣絕後,神識仍在、猶有知覺,需待全身冷卻,神識脫離軀體,方算死亡。這個時間,慢則一、二日,快則轉瞬間,一般為 10~12小時。助念到斷氣16~24小時最允當。

病者神智清醒時,可請善知識為其開示,啟發淨土信願,鼓勵病者、令生歡喜,袪除恐怖。若已無法救治,可儘早出院,於自家或另擇靜處,全心念佛。

親友當陪同助念,虔誠祈求佛力加被,並告訴臨終者,除見阿彌陀佛、觀世音菩薩、大勢至菩薩放光接引外,於任何境界皆不予理會。如病者業障現前,惡聞佛號或痛苦掙扎,家屬應先於佛前為其懇切懺悔、持往生咒 108遍或誦『地藏經』,再行助念。
念佛人臨終,若因病苦而心生煩惱、怨恨、疑惑,當告之:「玄奘法師疑心所譯經典或有謬誤,故臨終也有病苦。菩薩告訴玄奘法師,以此小苦消以往劫的罪報,切莫懷疑。」

助念時,應如何設置臨時佛堂?

桌子一張鋪上黃布或黃紙,置三尺大西方三聖或彌陀像,釘掛或置於桌上皆可,高度以不低於腰部為宜。方位以病者得見為原則,且十方原不分東西南北,有佛像即為西方。但病者腳底不可朝佛像。若限於場地,病者未能得見佛像或病室不潔,可將佛像供於淨室,每日請至病者面前,讓他熟視一、二次,以為憶念。

供佛物包括:臥香爐、蓮花燈一對、香、清水一杯、鮮花、水果等。

最適合的助念時機為何?

應於奄奄一息時即開始助念,不可等到體溫全無才來助念,因彼時神識恐已脫離,助念恐徒勞無功。但若太早助念,病者精神猶旺,則助念人力恐耗損過多。因此,應於脈搏、呼吸漸弱方行助念。

助念時,聲調及速度如何掌握?

誦念時音調的快慢高低須得宜,音太高則傷氣、難持久,音太低恐病者聽不清楚。因人臨終氣息急促,心跳加速,助念速度宜稍快。此時耳根雖尚可聽聞,意識卻漸趨渙散,若速度過慢則難收實效,速度過快恐臨終者氣弱而無法跟念。應令佛號字字分明、句句清楚,使病者聲聲入耳、字字經心,方易得力。

助念時,可以用錄音帶、 CD或念佛機代替嗎?

臨終無人助念或助念人數少,可播放錄音帶或念佛機來輔助,但不可僅播放錄音帶,而不參與助念。錄音帶的作用是在伴念,令助念者及病 (亡)者,提起正念。因活人具陽氣,有心力、念力及光明,念佛時能放光、加持、避邪;而機器音聲,神鬼不懼,必以活人助念,方可感得佛菩薩前來。

助念者眾,往生機率亦高。助念音量需視亡者臉色來調整,助念若有感應,亡者臉色必轉慈和。

傳統習俗上認為「不哭,凶星不退」、「需趁體有餘溫,早為更衣」、「人死不早搬舖,會欠眠床債」。這些行為有何不妥?

斷氣而遺體未冷透前,值班助念者須嚴禁家屬探摸遺體、更換衣物或哭泣,莫為世俗之見而鑄下大錯。此時,更應發心提高音量助念,切勿時時探摸亡者何處未冷,致亡者起煩惱。除非深諳加持之高僧大德前來,方可探視體溫。否則須待一晝夜,始可輕探遺體。待亡者全身冷透,方可停止助念。

臨終者若神識昏亂,應該怎麼做比較合適?

臨終者若神識昏亂,可用棉花沾大悲水塗嘴唇,即可令神識清明。以大悲咒加持清淨、無蟲之水,即成大悲水。

臨終者中風失語、神識昏迷,應該怎麼做比較合適?

若一發病即陷入昏迷,且耳目二根斷絕,如神識尚未離體,助念者須視為清醒病者同等看待,盡忱助念,仍有效驗。若昏迷至死,於中陰期間得聞佛聲,則能發起平素念佛信願,或遇善友念佛勝緣,亦能增加來世淨土之善根。

未及助念即氣絕時,應該怎麼做比較合適?

甫斷氣或已氣絕未超過 3小時,宜以簡明扼要之生西信願,高聲開導亡者,再行助念。因其斷氣時,心必煩惱,高聲開導,令其知覺,而有所依循。此乃緊要關頭,切莫等閒視之。

臨終者因極度痛苦而掙扎嘶吼,應該怎麼做比較合適?

陰間眾生幻化為眷屬親友,前來接引,令臨終者心生怖畏、面色發青,此為冤親債主纏身,令其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為解冤釋結、超度冤親債主、自他兩利,此時暫不念佛,先取小木魚持往生咒 108遍(最少49遍),令鬼魂莫近,待臨終者意識、情緒穩定再助念。

臨終者因病苦疼痛難捱,應該怎麼做比較合適?

應注射陰間眾生幻化為眷屬親友,前來接引,令臨終者心生怖畏、面色發青,此為冤親債主纏身,令其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。為解冤釋結、超度冤親債主、自他兩利,此時暫不念佛,先取小木魚持往生咒 108遍(最少49遍),令鬼魂莫近,待臨終者意識、情緒穩定再助念。

有人說:「父母劬勞,養育恩深,臨別之際,竟未能啼哭相送,豈非不孝」?

啼泣既不能讓死者復生,不如做一些有利亡者的事。如果不能忍住悲傷,也應該迴避他處舉哀,以免病者聽聞。對臨終者而言,應鼓勵病者念佛,讓病者心念貫注於佛號。

為何不可在往生者面前哭泣,此舉有何不妥?

臨終時家屬勿在床邊哭泣掉淚、喧嘩、吵鬧,這樣會擾亂臨終者的正念,使他們心生悲戀、產生執著。如將淚水滴在亡者身上,會觸動其情執,使其神識戀戀不忍離去,終墮惡道。

家屬切勿對病者、亡者講柔軟愛語。如:媽媽,我是誰你知道嗎?我是 OO 呀。這種世情的牽纏,只會使病者、亡者增加悲傷。

何謂『放焰口』?

焰口,是指鬼道中的餓鬼。鬼道眾生分為三等:一、生時做很多善事,會變成福德大力的多財鬼,如城隍、土地等神祇。二、在生時善事不多,便成福薄少力的少財鬼,一般所說的鬼屬之。三、在生時貪婪吝嗇,一毛不拔專佔人便宜,便成無福無力的餓鬼。

這類餓鬼的食量很大,喉管卻很細,進口的食物也會變成惡臭的膿血。所以有餓火中燒、烈燄口出的果報。只要誦持真言神咒, 如:淨業障真言、變食真言、開咽喉真言,被召請前來的餓鬼,就可仗憑佛的神通願力飽餐一頓,之後再為它們宣揚佛法,勸它們皈依三寶、永脫鬼道。這就是「放焰口」的作用和目的。

放焰口對鬼道來說,等於是無限制的放賬,所以又叫作「施食」。如果亡者並未墮落於餓鬼道之中,放焰口就等同於代他們做了放賬濟苦的功德。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